欢迎来到西部乡村振兴博览会,距离开幕还有65天

x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阳光照在善行之上:一个小小的乡村振兴试验

发布时间:2024-01-29       来源:澎湃新闻

<p style="text-indent: 2em;">我们这个高差异的大国,虽然一直追求繁荣稳定、共同富裕,实际的发展情形可能是——有的区域可以求荣得荣,有的区域受制于种种局限,做到稳定已然不易。</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走过的地方越多,我越有这样的感受。</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而作为一个国家,要维护统一和团结,在繁荣区和稳定区之间,必须建立一系列的连接机制,比如转移支付,比如帮扶。</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这篇文章和帮扶相关,反映发生在陕西安康农村,一个“金融+公益+产业”的乡村振兴试验。项目很小,但善意、连接、创造性、追求可持续,以及不放弃的精神,一个都不少。</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这些迷人的元素,正是商业文明与企业家精神的内核。</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背景:安康所代表的中国</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安康市,位于陕西东南部,川、陕、鄂、渝交接部,面积2.35万平方公里,接近20个浦东;户籍人口302万人;常住人口247万人,不到浦东的43%。(注:数据截至2022年末)</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安康是个穷市。2022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4万元,相当于全国水平(3.69万)的58%。2022年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1.37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369.72亿元,其中民生支出为300.58亿元。</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这样的收支结构,相当于挣了1块钱,花了11块钱,9块多花在民生上。</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支远大于收,靠什么平衡呢?一是上级补助收入312.55亿元,二是债务转贷收入31.59亿元(可以简单理解为“发债”),三是上年结转结余18.05亿元,四是调入资金17.56亿元(将预算外财力及其他渠道资金调入预算内管理)。如此加总,财政总收入达到411.12亿元,这就完全可以覆盖支出了。</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繁荣区的人或许会问:安康那么大面积,不能通过发展产业实现自我平衡吗?</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答案是:确实不能,甚至永远都不能。</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安康市北面是秦岭地区,南面是大巴山地区,总的地理条件是南北高山夹峙、河谷盆地居中。风景很美,有“陕北江南”之称,但被两山一夹,无论交通、产业发展还是居民建房等,条件都极为局限。安康市下辖1区1市8县,有1673个行政村,很多村子都在大山腹地,地无三尺平,“九山半水半分田”,可做的产业项目非常之少。前些年,这里的贫困人口占陕西省的近1/5,所以有“陕西扶贫看安康”之说。</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还有一个特别的约束,即安康地处汉江中上游,是国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涵养区,提供了中线工程60%多的来水量,担负着“一江清水供北京”的使命。因此,这些年来几百家高耗能、高污染企业陆续关停,10个县区市中有9个被列为限制开发的重点生态区。</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安康并没有放弃发展。当地因地制宜发展绿色产业(如富硒食品)、山林经济、乡村旅游、“飞地”开发区等,但不可能速成,且产业的波动性和风险也很大。2023年前三季度,安康GDP同比下降9.13%,六大支柱及特色工业增加值下降29.1%,除清洁能源外,别的产业都下降了不少。</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像安康这样主要靠转移支付实现收支平衡的地方,在中国并非个例。自然条件决定了这些地方的发展,不可能是约定俗成的那种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发展模式。除了依靠内生性的力量,必须给这里注入外源性的力量。</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帮扶因此不可缺少。</p><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src="/upload/image/20240129/1706511704309716.jpg" title="1706511704309716.jpg" alt="783.jpg"/></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 text-align: center;">|安康市安澜楼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地</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建行:始于1988年的承诺</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在帮扶安康发展的诸多外部力量中,除了上级政府这个大头,中国建设银行(下称“建行”)是最重要的之一。</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1986年,国务院成立专门负责扶贫工作的领导小组,确立了以县为对象的扶贫瞄准机制。1988年6月,建行就将安康县作为总行扶贫联系点,派出了第一任帮扶干部。当时建行承诺,“安康不脱贫,建行不撤点”。</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近30年后,2015年,国务院扶贫办明确安康市“一区三县”为建行总行定点帮扶县。建行选派了一批优秀中青年干部开赴安康,从挂职副市长、副县(区)长、扶贫局副局长到在4个定点扶贫工作帮扶村派驻村书记,建驻村工作队,形成了四级帮扶,想了许多办法,做了大量开创的工作。</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2020年,安康市10个贫困县(区)全部实现脱贫摘帽,建行安康扶贫工作专班也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脱贫摘帽后,工作重点转向乡村振兴。从2021年中开始,建行又开始新一轮努力,此时工作方向从“保障兜底”调整为“促进发展”,强化产业“造血”功能。</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2021年7月,在建行总行国际业务部担任处长的郭梅军到安康市汉阴县挂职副县长,为期两年,在建行陕西分行做客户经理的冯凯悦到汉阴县双河口镇三柳村做驻村第一书记。该村常住人口150多户,400多人,包括68户脱贫户,村里的年轻人不多,他们大都外出打工去了。</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90后”冯凯悦为了下好乡,专门考了驾照,买了辆二手车。因为是新手,面对着山路弯弯,他在2021年国庆节从安康开回西安花了5个多小时,而一般只要3个半小时。</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在三柳村,冯凯悦发现一些农民的房顶上装着深蓝色的光伏板。2016年底、2017年初,地方政府曾免费为51户村民安装了分布式光伏电站,发电收益归集体,村民每户每年可获500元租金。2020年底,建行又支援村里建了一个农光互补项目,一处5亩左右的高地上,上面是光伏发电,下面种金银花。</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最近十几年,在农村就地建设户用分布式光伏电站,自发自用,余量上网获得收入,成为产业振兴和农民增收的一种较好方式,也符合“双碳”目标下农村绿色能源转型的方向。研究者们经常说,中国农村存在着几千万户“屋顶变电站”的潜力。</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当然挑战也不少。光照条件怎么样?初始投资成本高不高?发改部门是否同意将项目纳入新增建设规模?发出的电,电网能不能消纳?村里的硬件如变压器要不要升级?各地政府前期愿意投入多少?1度电能给多少补贴?光伏设备企业、经销商、运维服务商的水平与诚信如何?村干部居中推动协调,他们和农民的关系如何?凡此种种,都决定了屋顶能不能变成“天天有钱进”的电站。如果弄的不好,账算不过来,好事也可能变坏事,比如农民贷了“光伏贷”,上了项目,收益达不到,覆盖不了利息,屋顶又会变成负担。2021年11月,凤凰网发表了《困在光伏里的农民》一文,影响很大,反映的就是光伏扶贫中的各种问题。</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我和多家光伏企业做过交流,基本结论是:农村户用分布式光伏电站大有前景,同时,受惠于光伏电站成本的不断下降,也受制于政府财政补贴能力的缺口,这个产业越来越成为按照市场化原则运行的正常产业,而不是补贴型产业。</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市场化运行,关键就是算账。2021年年底,建行在安康计划引进新一期户用分布式光伏电站时,发现不少农户有顾虑:安康的天气经常不好,光照不足,自己投资装电站,发电收益回不了本,怎么办?</p><p><br/></p><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src="/upload/image/20240129/1706511721978239.gif" title="1706511721978239.gif" alt="785.gif"/></p><p style="text-indent: 2em; text-align: center;">|农户屋顶的光伏板 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腾讯:探索新的模式</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2021年4月,腾讯在新一轮战略升级中将“可持续的社会价值创新”纳入公司发展的核心目标,并成立了“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SSV)。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这三个关键词成为SSV业务探索的航标。</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SSV在金融方面的几位专家曾经在银行工作多年,机缘巧合,他们和建行人在安康的光伏项目中相遇。</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最初调研时,SSV的专家想过帮农户设计一款金融产品,贷款买光伏板,但很快发现自己太天真。因为如果农户是好的贷款者、好客户,银行早就追上去了。事实上,当初一些光伏企业的经销商为了拿销售提成,把电站价格报得很高,把发电前景描绘得很好,忽悠了农民,让他们过度贷款、过度建设,结果完全是两样,光伏贷的名声也被搞差了。</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既然这么麻烦,不如干脆捐一笔资金,免费建些电站,送给农民算了。”这当然也是一条路,但纯粹捐赠难以持久,也撬动不了多大规模。最好的办法是用捐赠资金作为种子,摸索出一条可持续的路子,捐赠资金并不谋求商业化的收益,但希望能够回本,这样也能吸引更多“不求什么回报,但本金可以循环”的善意资金的加入。</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为什么农民对建光伏电站有顾虑,光伏企业也不愿意来?穿透看,最根本的问题其实是收益问题。安康作为“陕北江南”,雨水多,光照差,发电不像有的地方那么容易赚钱。</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那么不搞光伏了,搞别的产业,行不行?如前所述,安康的产业发展条件有诸多局限,相比而言,光伏还是一条不错的路径。</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要搞光伏,但搞光伏的市场条件还差那么一些,给定这两个约束条件,有没有办法突破?</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腾讯SSV摸索出的路子是这样的——</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在一个试点区先投入一部分纯公益慈善资金(A),然后寻找市场化的产业合作伙伴(B),双方一起为项目注入资本金。接着,用A+B的项目资本金去撬动银行贷款,由项目公司为农户在屋顶架设光伏板。这样农户不用自己掏钱或贷款买光伏板,没有负债风险。农户只需把屋顶租给项目公司,获得无风险租金。</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如果只靠捐赠,比如在一个地方捐赠大几百万元,大概能覆盖200户农户。但用组合杠杆模式,可以覆盖三四千户,这就让捐赠资金释放出了更大的力量。</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由于各地光照条件不同,腾讯仔细研究了三类光照地区的具体情况,发现都能找到独立的融资结构。比如光照差的地区,商业资本(A)不愿意参与到项目公司“凑首付”,此时慈善资金就出全部的资本金,来撬动商业银行贷款。光照条件好一点的地方,商业资本愿意进入项目公司了,这时商业资本就和慈善资金共同撬动商业银行贷款。</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具体的操作模式是:腾讯将捐赠资金委托给建行旗下的建信信托,合作设立一个绿色乡村发展慈善信托,在慈善信托下再设立资金信托,进行投资。光照差的地区,腾讯独资,由信托控制一个项目公司去做。光照尚可的地区,慈善信托和陕西光伏龙头企业黄河集团合资,腾讯出20%资本金,黄河集团出80%资本金,共同成立项目公司去做。</p><p><br/></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这样最终在资产端(光伏电站),根据不同地区的光照条件和营收水平,形成了一个有强有弱的资产组合;在资金端,银行贷款、产业资本、捐赠资金形成了合力,可以有更大的覆盖面。</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站在当地产业资本的角度,原来做光伏电站很难持续,现在可以持续了,因为有一笔捐赠人资金来铺垫,项目就能启动起来,再与银行合作,发挥杠杆作用,提升回报水平。项目运作好了,捐赠的资本金也可回流到慈善信托,去做新的项目,让资金可持续运作。</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善,需要创新、接力与坚持</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以上关于“光伏乡村振兴创新试点项目”的模式总结,看起来并不复杂,“慈善信托+资金信托+项目公司”的应用在国外也非常普遍,但现实操作中,还是有许多挑战,克服了许多困难,比如慈善信托的备案、银行资金的审批,都不容易。</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我在和腾讯SSV的专家交流时,他们感慨地说,如果不是建行在安康有定点扶贫,有驻村干部,有群众基础,在疫情中坚持推动,这个项目可能已经夭折。这么小的一个项目——目前已发电的电站有40户,分布在7个村,还有2000户在发改委备了案——如果不是所有参与者有巨大的耐心,根本也做不下来。</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比如,这么一点装机量,要黄河集团派人从西安到安康来安装、维护,疫情中还要被隔离,还要根据捐赠方要求,必须把特困户、屋顶要维修的农户也包到整个项目中,目前其实是要亏钱的。</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又比如,一共不过大几百万元的慈善资金,要建信信托的人跑来跑去备案,他们能提取的管理费根本不划算。</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再比如,在腾讯公司内部,做这样一个小项目,花这么多时间,过去也是很难想象的。这个项目甚至惊动到了总裁层面,总裁也要求公司相关部门支持。</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最后,也是最挑战的,是银行的授信审批。虽然通过项目公司置换了单个农户去贷款,但严格讲,项目公司的资质比农户也好不了太多。项目公司在工商注册上就是一家纯粹的公司,腾讯也不可能为它增信(如担保)。还有,项目、农户、镇政府签了三方协议,镇政府协调并做了不少承诺,但如果农户自行拆了光伏的管子,因为农户自己并未在相应的责任赔偿条款上签字,这个责任从法律认定上是模糊的。在这些情况下,项目要走通授信审批,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建行在风险合规前提下,还是从各种政策性文件里找到了一个具有豁免性质的文件支持,从支持乡村振兴的场景创新的角度,让项目进入了授信流程。</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在建行公司部的审核会上,大家非常认真、踊跃地讨论项目,论证项目,唯独没有人提到这只是一个不到100万元的审贷项目。一般上到公司部这个层面,没有几亿几十亿规模的项目你都不好意思说。”</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腾讯SSV的专家说,正因为他们过去做过银行,所以深知建行操作的不易。“整个过程中,我对建行这样的大行的尊重不断提高。他们很不容易,但他们还是努力,让创新能够通过现有框架的要求,从而发生。”</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因为这样的有益探索,金融监管部门已经在推动国有大行发展慈善信托。</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这场建设性、创新性的向善的接力,没有一个掉棒者。</p><p><br/></p><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src="/upload/image/20240129/1706511743918968.jpg" title="1706511743918968.jpg" alt="791.jpg"/></p><p style="text-indent: 2em; text-align: center;">|安康具有悠久历史的龙舟赛</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过程可能比结果更重要</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中国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不躬身入局去做,你是很难体会到复杂与不易的。</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如何定义问题?如何定义自己在面对问题时的角色,并且一旦下了决心,就义无反顾地去做?</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需要情怀,更需要方法,需要撬动方方面面的资源,大家一起去行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最终你会发现:不做,门就是墙;做了,一道道墙推过去,推倒了,墙就是门。</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说服自己坚持下去很难,但过了一个极点,往往会发现,总有一片空间你可以开拓,也总有一条路为你打开。</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找到一个具体的社会议题,不空谈概念,不道德绑架,踏踏实实去调研,去找方法,让所有利益相关方愿意参与,共同做出可行的方案,然后实践、调试、调优,这也许是一条当下解决问题的恰当之路。</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事情永在变化之中。2022年光伏上游的硅料价格高企,所以腾讯的慈善资金对于降低光伏企业投资项目的资本金风险、提高参与度,是有利的。而到了2023年,硅料价格不断下降,用纯商业模式开发光伏电站,变得有利可图。腾讯SSV摸索出的这个模式的必要性,似乎大大下降了。</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但我相信,有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的信念和探索精神,还是会有新的社会议题进入他们的视野,并寻找创造性的解决。</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稻盛和夫说:“我行走在田间泥泞的小道,那不能称之为路。脚底一滑就会跌入水田,蛇或青蛙突然出现吓我一跳,但我仍然一步一步向前走。无意间向旁边一瞥,那里铺装平整的大道上车水马龙。如果踏上那条路自然既舒服又方便,但我却凭着自己的意志,反而仍走那无人通行的泥泞小路,而且坚韧不拔地走到今天。”</p><p><br/></p><p style="text-indent: 2em;">他们行动,他们摸索,他们苦心创新,他们辗转腾挪。他们探索的姿态和过程,可能比结果更重要。</p><p><br/></p>


返回列表